当前位置:首页>有色华章
看,中国第一豫光银——写在白银期货上市10周年之际
河南有色金属网站 时间:2022-05-09 10:36 来源:

3月30日,《工人日报》刊发题为《一块白银的诞生,要经过这些班组之手》的文章,用图文并茂的方式讲述了白银从原料到产出产品的故事。该文章中所提及的这块白银,来自于中国最大规模的白银生产企业——豫光金铅。

无独有偶。在2021年7月23日播出的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正点财经》栏目相关报道中,也出现了豫光白银的身影。栏目组为调查白银价格上涨原因,专程前往豫光金铅这个白银行业公认的龙头企业,深入该企业的铅、白银等生产基地进行实地采访报道。

在五千年华夏文明史上,白银在古代中国货币系统中的作用不言而喻,可谓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今天,提到白银,很多人一定会想到豫光金铅。不仅是因为豫光金铅的白银产量位居第一的行业龙头地位,更是因为豫光白银奥运品质的品牌知名度。

双注册品牌享誉全球

豫光金铅,地处王屋山下、愚公移山的故乡——河南省济源市。这里环境优美,资源丰富,交通便利,是一座新兴的工业旅游城市。

从上世纪90年代百万盏豫光矿灯占据全国半壁江山,到如今金、银、铅、锌、铜等5大产品分别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实现国内国外双注册,豫光金铅成为为数不多的实现主导产品及全产品双注册的企业。

1999年10月份,豫光牌电解铅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注册。

2002年11月份,豫光牌白银在伦敦贵金属交易所(LBMA)完成注册,获准挂牌交易,成为中国第5家注册品牌、河南省首家注册品牌。

2006年8月份,豫光牌银锭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认证。

2007年1月份,豫光牌金锭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认证;同年3月份,豫光牌(YG)锌锭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成为全国首批注册的9个品牌之一、河南省首个注册品牌。

2008年6月份,豫光牌(YG)高纯锌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成功注册,成为国内第7个注册品牌、河南省首个注册品牌;同年,豫光白银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奖牌制作指定专用金属白银供应商。

2011年3月份,豫光牌铅锭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

2012年5月份,豫光牌白银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

2012年9月份,豫光牌金锭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

2016年12月份,豫光牌A级铜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成功。

这些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成为豫光品牌享誉全球的重要依托。实现国内外双注册是豫光品质的象征,彰显了品牌的魅力,让豫光在发展过程中有了多张畅通无阻的通行证。

在一年一度的有色金属产品实物质量认定榜上,实物质量金杯奖得主的名单中都会出现豫光的名字。在每年江森、骆驼、风帆等合作客户的供应商大会上,被授予“年度优质供应商”称号的一定会有豫光。在每年举行的全国用户最喜爱的白银品牌评选中,在名单上名列前茅的一定也是豫光。这些荣誉,见证着豫光品牌的精益求精、对产品质量的不懈追求、对技术创新的执着追求。

多年来,豫光在白银生产过程中严把质量关,参与交割的白银质量稳定、品质上乘、符合标准;入库、交仓、交割等各环节无一差错,树立了豫光白银的良好形象。

衡量一个品牌价值的最大发言权,往往并不仅仅是严肃的数据和严苛的资格认证,更多的是来自市场和客户的肯定。多年来,无论是相关部门,还是有商业往来的客户,他们对豫光产品、豫光技术、豫光品牌都青睐有加、赞誉连连。

1

奥运品质名扬天下

豫光白银的发展历史,要追溯到1969年。

盘踞巍巍太行之阳,屹立滔滔黄河之畔的豫光,自1957年建厂以来,一路艰辛跋涉,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大无畏精神。当时的豫光因陋就简,土法上马,用一座土平炉开启了创业之门,引燃了铅冶炼第一把星火,奠定了冶炼事业蓬勃发展的基石。

1968年,豫光开始生产电解铅。1969年,该公司成功从电解铅阳极泥中提炼出黄金、白银。随后,豫光通过技术改造、智能升级、规模扩张,一步步开疆辟土,拓展了金、银、铅冶炼的新天地,在市场的缝隙中铿锵而行。

2002年,豫光白银在伦敦贵金属市场协会注册,但这不过是豫光在白银发展之路上“小试牛刀”的酝酿阶段。在2008年举行的北京奥运会上,闪亮的奥运奖牌融入了豫光白银的璀璨,平实的豫光精神在此刻熠熠生辉,一如王屋太行的豫光人的“当惊世界殊”。

2006年8月份,豫光被上海黄金交易所认定为“可提供标准银锭企业”。2007年8月份,奥运奖牌赞助商——必和必拓公司驻中国负责铅锌矿业的首席代表致电豫光,提出希望豫光能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及残奥会所使用的奖牌生产高质量的金属白银。豫光欣然接下了这份重要的订单,成为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奖牌制作专用白银指定供应商。

为奥运会提供白银的消息是封锁的,只有豫光的几名高层领导及负责白银生产的贵冶厂厂长知晓。他们之所以没有告知员工,是因为那时该公司刚使用的富氧底吹熔炼炉还在试运行阶段,不加任何辅料在阳极泥中提炼白银,对当时的贵冶厂员工来说已经是个不小的考验。此时再把这个无上光荣的重担交给他们,着实让人不放心。

实际上,该公司生产奥运白银的日子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熔炼、分银、精炼、电解、铸锭……大家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一千多度高温的转炉前,炉前工一身“戎装”进入炉体打炉;技术员一如既往地为分离铜杂质废寝忘食,工艺员为提高银品位夜以继日;净化工的手上磨出了血泡;电解工每日都在与精准数据较劲。

在高温中挥洒着汗水,在工作中飞扬着激情,一块块高品质银锭终于在他们的手中诞生。这些可敬的豫光员工们,此时并不知道这些白银将会去向哪里,他们只是严格按照日常生产标准完成每一块白银的生产任务。

2008年1月22日,1340千克制造2008年北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奖牌所使用的白银,装车押运交由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上海造币厂进行制作。整个批次的白银质检全部达标,并远超出国标。直到这时,豫光贵冶厂员工,才知道他们做了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

那一年的盛夏,当豫光职工在下班回家后观看着奥运会的精彩比赛,情不自禁地为“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喝彩时,他们也和身边的亲朋好友分享着激动与自豪:“看,那一块块奥运奖牌,是用我们亲手生产出的豫光白银制作而成,竟然成为‘中国银’,被奥运健儿带到世界各地,成为奥运荣耀的象征。”

那一刻,豫光人和台上领奖的冠军一样,神采奕奕。

这是他们的荣光,也是豫光的荣光,更是豫光金、银产业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而这个里程碑,也只是豫光白银产业发展之路上的一个中间站。豫光人的理想,更在远方。

1

2

底吹技术独领风骚

作为中国有色冶炼领域的领军企业,建厂65年的豫光金铅对科技创新的探索从未止步。

目前,该公司已经构建了集研发设计制造于一体的“111186”科技创新平台体系,包括1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1个设计院、1个冶金装备制造公司、1个中试基地、8个研究所和6个省级研发中心,造就了一大批具有高市场价值的技术创新成果,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次。该公司在行业内拥有自主创新、国际领先的核心技术优势,引领企业向智能、生态、智慧、绿色的方向持续发展。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河南任职期间,曾于2000年8月24日及2004年4月29日两次到豫光考察,对该公司的冶炼工艺、管理水平、社会责任等成就给予充分肯定。李克强鼓励豫光,今后要不断进取,拉长产品链条,抓好综合回收,提高企业综合效益,做大做强走上良性循环轨道,为我国经济作出更多贡献。

殷殷期望,更增强了豫光做强做大白银产业的决心和信心。提质增产成为白银产业发展的“重头戏”。

2006年,该公司开始扩建,建成一条年处理5000吨的火法生产线,并在国内首次将富氧底吹技术嫁接到阳极泥处理系统。

富氧底吹技术,是豫光铅冶炼系统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的一项自主研发的新技术。将这项国内首创的铅冶炼技术应用到白银的生产中,是前所未有的。

豫光素来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是富氧底吹处理阳极泥这个“螃蟹”,确实有点儿难以下咽和消化。这一点,时任转炉工段长的刘素红最有感触。在火法系统试产过程中,险情不断出现,底吹炉炉膛烧红、漏铅事件时有发生。

面对层出不穷的困难和问题,刘素红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誓要把新火法系统改造好,尽快实现达产。在转炉工段车间,经常看到一个女员工爬上爬下,观察氧枪状况,测量炉温,指导工人改变炉砖,调节风量,调节天然气、氧气、氮气。一次次摸着石头过河,一次次反复试验与探索,一本本写满字的实验记录本……最终,炉况逐渐得以改善,漏铅的次数也大幅减少。

经过刘素红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底吹技术被成功应用于阳极泥冶炼系统。氧气底吹炼金银新工艺技术的研究和应用,使单炉阳极泥处理量较传统工艺增长了2倍,阳极泥月处理量超过500吨,吨阳极泥能源消耗较传统工艺降低1000元;金、银回收率分别提高到99%、98.5%,金、银直收率分别提高到95%、95%。

这一工艺技术先进、实用性强,节能效果明显,提升了我国贵金属冶炼行业水平,豫光白银产业发展也随之迈入了快车道。而促使贵金属冶炼水平快速提升的底吹技术,也在豫光不断创新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为业内称道的底吹熔池熔炼技术集群,被广泛应用到铜、再生铜、除铜渣、铅、再生铅、含锑渣等多种综合回收产品的工业化生产中,为豫光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

2

3

产业延链进军高端

4月7日,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到豫光金铅调研指导工作,在该公司企业展览馆产品展示区对白银的冶炼工艺、产品深加工及产业链条延伸等情况进行了细致了解,对目前企业在冶炼技术、产品深加工及产业链延伸等方面的做法表示肯定。他指出,下一步,豫光要依托白银等材料优势,在新材料、新能源方面取得突破。

在这之前的3月31日,豫光锌业贵金属光电新材料项目开工奠基。该项目主要建设一条硝酸银生产线和一条银粉生产线,建设规模为年产硝酸银800吨、银粉200吨。硝酸银主要用于银粉生产原料、感光材料、制镜、电镀和医药等领域;银粉主要制作浆料,应用于电子光伏领域,也可用作催化剂、工艺品用烧结黏土等多方面。

这是豫光白银产业进一步优化布局,也是企业加快转型升级的重要一环。

多年来,豫光站位企业全局,加强顶层设计,着眼长远,积极利用产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坚定不移抓产业链延伸,坚持不懈向产业链、价值链的中高端迈进,向精深加工产业挺进。在实现全产业链协同发展、“链式”发展中,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全面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赢得发展主动权。

2011年,豫光瞄准白银产业链中高端领域,先后成立了贵金属制品公司、豫金靶材等公司,积极开发贵金属深加工项目,加快实施白银合金首饰、白银餐具、白银茶具、白银工艺品、银靶等转型升级项目。坚持走“专、精、特、新”发展道路,将高附加值产品从量的扩张转向质的提升,拓宽销售渠道,营销、产品创新、盈利能力等均显著提升,贵金属深加工产品种类日益丰富,产能不断提升,市场份额稳步加大。

目前,豫光白银已拥有题材型、生肖贺卡型、综合型、投资理财型和个性化定制型等5大系列近百余种产品,成为馈赠亲友、收藏、投资、配饰等方面的多功能艺术珍品。

2019年12月25日,豫光和庆美珠宝集团举行了智金豫银项目合作签约仪式。庆美集团使用豫光白银多年,对豫光白银的品质十分有信心。庆美集团在全国有数百家门店,有市场方面的优势;而豫光作为上游产业企业,有原材料方面的优势。双方强强联合,共同组建豫光庆美珠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发挥各自优势,用一流的品质、一流的营销、一流的服务,合力打造集新零售、新供给、新金融、新科技、新服务、黄金白银产业运营管理于一体的千亿级产业平台。

这是一个全新的市场。在这个发展势头愈加向好的领域,豫光正鼓足干劲,充分发挥“豫光白银中国第一”的规模优势、品牌优势、品质优势以及市场优势,把握发展主动权,聚焦延链、补链、强链、造链,持续推进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供应链深度耦合,坚持推进银基合金、粉体材料、高纯金属等方面的研发和产业化,不断提高产品市场占有率。

如今,白银在货币体系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而作为中国最大规模的白银生产企业,豫光也将抢先一步,产融结合成为白银产业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

1

2

携手期货共赢天下

2022年,白银期货上市10周年。

2022年,豫光金铅上市20周年。

10年与20年的重逢,热烈而隆重。恰似2012年5月10日,在白银期货合约正式上市的首日,豫光YG牌银锭成为交割品牌,豫光金铅成为白银期货上市交易后的首单卖方客户,让人欣喜难忘。

白银,作为国内上市的第二个贵金属期货交易品种,众望所归的同时也被寄予厚望。

10年磨一剑,站在这个富有意义的时间节点上回望,当初的梦想和期待,在期货市场的加持下,豫光白银是否找对了那条最正确的道路,实现了心中理想?

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2012年之前,国内白银市场关注度提高,交易量呈倍数增长。但除上海黄金交易所的白银延期交易外,多数交易中心均不合法,众多投资者一直苦于在国内没有正规的白银期货交易平台可进行交易。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白银消费国和第三大白银生产国,国内市场体系不健全,白银行业多数只能通过现货市场开展经营活动,导致企业缺乏有效的避险工具。规避价格风险的能力严重不足,亟需公开、权威、有效的市场定价体系来规避市场风险。

白银期货上市之前,国内能参与境外期货交易的企业,仅限于取得境外期货交易资格的数家央企和国有企业,且境外价格与国内价格由于汇率的原因,不能完全实现国内贸易的套保目的。

上海黄金交易所白银现货延期交易合约上市后,尽管国内相关企业可以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进行的现货合约套期保值,但因为该合约为现货合约,不能完全实现期货的作用。

而白银期货上市这一“及时雨”,恰到好处地弥补了这些缺憾。

国内白银期货的上市,为企业提供了合理有效的套期保值平台,为企业生产经营提供了有力的保障,让企业在生产、贸易等过程中,可以规避价格波动风险,锁定合理利润。这样一道规避市场风险的防火墙,降低了经营风险。

豫光白银,也在与期货市场的“一见倾心”中,逐渐羽翼渐丰、光彩夺目。

白银期货合约标的具有统一性要求,对交割的银锭具有明确的质量、规格标准。参与交割的产品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品级认证,同时是在交易所注册、得到广泛认可的品牌。豫光白银在这个过程中,品牌效应不断凸显,品牌知名度不断提升。

对于豫光来说,该公司生产的银锭是LME的注册品牌,同时又拥有境外期货交易资格,企业可以同时在两个市场中寻找更多的套利机会。当两个市场比价处于合理比价区间时,这种套利机会并不明显,但一旦两个市场的期货价格因信息不对称性而偏离正常区间,企业的跨市套利机会就会显现,真正为企业的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保“价”护航。

在此白银期货上市10周年之际,豫光白银将在市场搏击中傲立潮头,在新的起点上乘风破浪、再创辉煌。